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从唐婉与陆游的爱情:来看古代的婆媳相处

婆媳 时间:2018-02-12 浏览:
南宋时期,曾有一对令人倾慕的才子佳人,他们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耳鬓厮磨,情意相投。常常在月夜花下,吟诗作对,琴瑟和鸣,起舞弄影,互诉衷肠。这对开心的恋

南宋时期,曾有一对令人倾慕的才子佳人,他们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耳鬓厮磨,情意相投。常常在月夜花下,吟诗作对,琴瑟和鸣,起舞弄影,互诉衷肠。这对开心的恋人就是陆游和唐婉。唐婉与陆游本是表兄妹,两人年龄相仿,都擅长诗词。他们在乱世中结情,惺惺相惜,相敬如宾,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,是爱情的完美结合。

本来他们能够开心地长相厮守,白头偕老。可是因为婆媳不睦,陆母从中作梗,这对情深意切的鸳鸯刚刚结合不久就被活生生地分开了。起初陆母对唐婉这位文静灵秀、善解人意的儿媳还是十分满意的,但后来却因两件小事,改变了陆母对唐婉的看法,也直接导致了唐婉的爱情悲剧。按旧时的礼制,儿子儿媳每天早上都必须去父母堂前跪拜请安,然而陆游与唐婉两人新婚燕尔却完全沉醉在温柔乡里,常常忘记了向母亲请安。在唐婉看来,自己的姑姑,也就是现在的婆婆,一向对自己和蔼宽容,也许她并不会在意这些小节,然而她却忽略了婆婆和姑姑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关系。对此,陆母大为不满,认为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,同时也觉得唐婉没把她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,缺乏最起码的尊重。陆母是一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,她一心盼望陆游能金榜题名,登科进官,以便光耀门庭。

然而自从唐婉进了陆家大门之后,儿子整日沉溺于儿女之情,将科举学业、功名利碌都抛到了九霄云外,变得毫无进取之心。为此,陆母多次以姑姑、婆婆的身份训斥唐婉,让她以丈夫的前途为重,暂且将儿女私情放在一边。但尚处在甜蜜之中的唐婉哪听得进婆婆的忠告,依然与丈夫卿卿我我。后来陆母见儿子的情况未得到改观,她将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到了唐婉的身上,对唐婉的反感随之加剧,并迅速演化成了一种憎恨。她认为唐婉是唐家的扫帚星,将会把儿子的前程耽误贻尽。于是,她要求陆游一纸休书,将唐婉休弃,否则自己就与唐婉同归于尽,这时的婆媳关系已发展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。陆游深爱着唐婉,他心如刀绞,暗自饮泣,但在封建礼教下,他又毫无办法,只得含泪与唐婉分了手,留下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春如旧,威尼斯人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,莫,莫!”的千古悲叹。

从唐婉的悲剧爱情,我们可以看出婆媳协调相处的重要性。尽管现在的婚姻由自己作主,不再受父母的制约,媳妇也有相对独立的社会、政治、经济地位,但婆媳的关系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家庭的开心,左右着夫妻爱情的航向。如果婆媳关系处理得当,婆婆和媳妇就会“爱屋及乌”,婆婆因爱儿子而爱媳妇,媳妇也因爱丈夫而爱婆婆。如果处理不当,婆媳之间就会出现裂痕,并且难以弥补,甚至影响到全家人的协调。因此,作为婆媳双方,在生活中应该相互理解,相互体贴,多一些换位思考,多一些情感交流。